消失的神秘黑衣人:玛丽金巷奇遇记

这一切好像是梦,但真的不是。

「跟我来,我要告诉你这个关于爱丁堡尘封多年的秘密」。一个身穿黑色大衣、黑色皮鞋,戴着黑色礼貌的中年男子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本书。他指了指这本书的封面。这本书的封面上写着「地下之城」。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我跟随着神秘黑衣人以及和一群探险者们走进了一个叫「玛丽金」(Mary King’s Close)的小巷,巷子很黑,深不见底。铺满鹅卵石的通道很狭窄,两侧是高高的石头房子。我抬头仰望天空,有种一线天的感觉,压抑的让我喘不上气。

一阵冷风刺透我的心脏,我感觉有人在拉扯着自己的衣服,胳膊和腿貌似也碰到了软软的物体,我真的无比的恐惧。

我抬头看见前方有几条绳子上面挂满了破旧不堪的衣服。这是谁的衣服?为什么会挂在这里?很难想象,这样的房子终年不见阳光,甚至没有窗户。屋子里没有供暖设施,没有电灯,整体一片萧条黑暗、毫不夸张的说这条件还不如我们现在的废物储藏室。

身边一同探险的人把单反相机递到了我的面前。透过微暗的烛光,我确实看到照片里有个白色的影子。随后同行的好几个人的相机里面都捕捉到了这个白色的影子。大家都沉默了,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

我们走到了一个墙角,我看到很多各式各样的毛绒玩具堆了很高。

「你有没有听到小孩的哭声?」一个探险者问我。

我竖起耳朵仔细听,确实是有哭声,很微弱。

「我感到衣服被谁拉扯了几下。」

「小腿感到有软软冰冰的东西靠了一下。」

探险者们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了,尖叫声、哭声、喊声打破了这夜的寂静。瞬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也不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只是这漆黑和怪异的感觉一次又一次挑战着我内心的底线。

神秘黑衣人安抚着大家的情绪,让大家保持镇定。他告诉我们,如果有感觉到衣服被拉扯,小腿碰到软体冰凉的东西都是正常的,小安妮在跟大家开玩笑呢。

小安妮是谁?神秘黑衣人告诉我们,小安妮是在17世纪因得黑死病最后病死在这个墙角的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当时她边哭边找着她丢失的玩具熊。后来人们知道了,带着各种玩具来到这里,然后把这些玩具放在墙角让安妮玩。太渗人了,难道这是鬼魂!? 头一次跟鬼魂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害怕的几乎崩溃掉。那探险者们相机里拍到的影子又是怎么解释。神秘黑衣人说,那个白色影子是一个叫 Andrew Chesney的鬼魂,这个人是19世纪最后离开巷底的人。

神秘人黑衣人话音未落,一股强大的寒气扑了过来,我们再也无法前行。我将胳膊放在额头前面尝试着睁开眼睛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慌乱中探险者们惊呼着纷纷向反方向快速撤离,想尽快摆脱这里的一切,我顺着人潮向巷口撤离。

走出巷口,探险者们依然心有余悸。此时,我在人群中寻找着神秘黑衣人,但是我没有找到他。只见漫天飞舞的黑色鹅毛朝着巷子深处飞去。

事隔两年,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再次来到爱丁堡,在玛丽金巷口不远处的下午茶餐厅里等朋友。朋友还没有来,于是我就随手翻了翻旁边书架里的图书。突然,有本书《地下之城》吸引住了我。我想起了两年前那个傍晚,那个消失在巷子口的神秘黑衣人以及那晚上在玛丽金巷里所经历的一切。我打开了那本书:那是1644年的冬天,天寒地冻,没有暖气。鼠疫肆虐席卷了整个欧洲然后传到了苏格兰,这个城市里的居民也一样不能幸免。这个小巷的住宅中,六百人因感染黑死病(鼠疫),这通风不良如地狱般湿冷的地下之城聚集了很多被感人的人。他们就这样被抛弃在家中,每天食物,煤炭都由专人从狭窄的窗口送入。由于疾病没能得到控制,为了防止黑死病继续蔓延,当时的管理者竟然用砖头封住了感染者的门和窗户。一家老老少少,感染病毒的,没有感染病毒的人就这样活活的被饿死,病死。所以至今,他们鬼魂在这里漂浮了好几个世纪。

谜底在此揭开,神秘黑衣人在消失的那一刻,那漫天飞舞的黑色鹅毛飘向巷子深处,然后被尘土掩埋。正如300多年前在玛丽金巷子里遇难的人们,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段往事慢慢的被人们遗忘。

我想起了米兰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的一段话:「如果永劫回归是最沉重的负担,那么我们的生活能以其全部辉煌的轻松,来与之抗衡,可是,沉重便真的悲惨,而轻松便真的辉煌吗?」

玛丽金巷是英国苏格兰爱丁堡旧城内的一条地下街道。是16世纪贫民聚居区的一条地下街,1645年因黑死病爆发而被关闭。1753年,其底层被当做地基,在其上建造了皇家交易所。玛丽金巷250多年以来一直保持原貌,没有什么变化。2003年4月,作为一个特色景点向公众重新开放。
在17世纪可怕的瘟疫肆虐后,由于盛传经常闹鬼,玛丽·金小巷成为闻名天下的一个恐怖之地。玛丽.金小巷被俄罗斯《真理报》评为世界十大最恐怖之地之一。